23年前他高喊“中国足球没戏了”像个预言家猜中今天的结局

球迷们有这样的感受并非没有缘由,新政一个比一个激进,球队一个又一个解散,新闻一个比一个荒唐,很难不让人感到绝望。

事实上,早在23年前,就有一位足坛名宿发自肺腑地怒斥“中国足球没戏了”。他并没有范志毅那样人尽皆知的名气,效力的球队也非顶级,但故事写满了棱角。

1998年8月9日的甲A赛场,延边客场战前卫寰岛,延边队在先打进一球的情况下遭遇主裁判一个误判点球,最终1比2 败北。赛后延边球员高仲勋在接受采访时情绪激动地喊出了那一句“中国足球没戏了”。

这句话就像一把匕首刺中了中国足球的要害。高仲勋也像个预言家那样,猜中了中国足球的今天。

提起高仲勋,老一辈球迷一定有着深刻的印象,有人说他是90年代的中国第一中场,有人热衷于用东北汉子来形容他,而更多的时候,他的角色是延边名宿,是“延边旋风”的代言人。

1965年,高仲勋出生于吉林延边,不到20岁就进入了吉林省队,曾代表国青队以主力身份参加世青赛,击败英格兰国青、乌拉圭国青等一众强队。

之后随着中国足球走向职业化,高仲勋成为延边队的重要成员,他主要司职后腰和前腰,除了让人放心的控球外,直塞球也堪称美妙。

1992年亚洲杯,当时的洋帅施拉普纳对高仲勋的才华十分看好,把主力位置交给了他,他渐渐地成为了国家队中场的绝对核心。

高仲勋作为中场核心在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发挥十分出色。尤其是小组赛生死战面对实力强劲的伊朗,高仲勋几乎是利用全场唯一的机会把球传入球门,赢下了“最难啃的骨头”。艰难出线的中国队越战越勇,冲入决赛,这也是至今为止的唯一一次。

作为当时中国足坛技术最好的中场,高仲勋的特点被形容为延边队的“金毛狮王”巴尔德拉马,自然而然成为球队的灵魂与核心。

1996年,高仲勋在足协杯对阵上海申花的比赛中被踢成重伤,一度离开赛场9个月,但这并没有将他击垮,反而等来了一个被中国足球铭记的巅峰。

1997年,韩国教练崔殷泽执掌延边,高仲勋成为延边的领袖,和球队一起刮起“延边旋风”,在开局1平4负的情况下,勇夺甲A第四名。

1997年至1999年是延边足球的高峰,球队还在1999年打进足协杯四强,并多次上演斩落领头羊的好戏。

然而,小球队的悲哀就在于,很难长期维系一个高水平的状态,进入新千年之后,高仲勋逐渐高老,于2001年选择退役,延边足球的新老交替则极其不顺利,由此步入一个黑暗时期。

2000赛季,延边队在甲A排名垫底,从而不幸降入甲B。而在降级之后,延边一线队以及甲B联赛参赛资格,被转卖给了浙江绿城,只能从第三级别联赛打起。

延边队是中国足坛小城球队的标杆,而高仲勋是中国足球少数民族球员的翘楚,只是二者在巅峰之后的故事都没有那么美好。

高仲勋退役之后,延边足球始终处于挣扎之中,直到2014年才成功冲超,此后征战顶级联赛四个赛季,为球迷们带来过无限美好。但在资本的时代,并不是所有理想都能实现,2019年,球队陷入危机,进入破产清算程序,最终退出中国足坛。

至于高仲勋,他职业生涯二十年如一日地坚守吉林和延边足球,多次放弃外界伸出来的橄榄枝,一直坚守、不忘初心,男女老少都爱足球的延边人民将其视作镇山之宝。但在退役之后,这名足坛名宿的日子过得并不顺畅。

2001年,在喊出“中国足球没戏了”三年之后,36岁的高仲勋退隐江湖。据吉林媒体报道,退役的高仲勋和朋友合伙做生意,开过歌厅,但是做生意做得不太成功,最终宣告失败。

这期间高仲勋一度被安排在延边足协负责体校足球培训工作,由于当地经济条件不够发达,所以收入和球员时代相比天差地别,月薪只能拿到差不多1000块钱。

高仲勋还曾去一家韩国人开办的足球学校担任青训教练,然而因为资方出现了问题,导致他两年的时间没有能够拿到工资,几乎以欠薪状态给别人白干了两年。

尽管怒斥过“中国足球没戏了”,有着铮铮铁骨和满腔热血的高仲勋,还是在不惑之年纵身投入到足球事业之中。

高仲勋没办法挽救延边足球,对中国足球的整体大环境也无能为力,却将儿子培养成又一个绿茵场的希望之星。

高仲勋从小就教儿子踢球,希望儿子能够子承父业,随后他又把长子高准翼送到了日本联赛去打拼。

高准翼的发展轨道也没有让父亲失望,他从河北队出道,于2019年加盟广州,25岁的年纪就成为俱乐部和国家队的当红之星。子承父志的故事,以美好的方式在续写。

有的人就是这样,一边直言痛陈黑暗,一边又义无反顾地让自己化作希望于黑暗之中抗争。也许,在另一个维度上,高仲勋依然想要等待着光明降临中国足坛。

23年前,高仲勋那句“中国足球没戏了”振聋发聩,但如果中国足球多一些他这样的人,谁又敢说未来会没戏呢?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